ADOMIKAO

狼与香辛料
说谎的时候,重点不在于说谎的内容,而在于为何要说谎。
哎,没什么好在意的,所有雄性都是爱吃醋的傻瓜呐。

不过,雌性也是会因此感到高兴的傻瓜。所以呐,不管雄性还是雌性皆为傻瓜。

——支仓冻砂《狼与香辛料》

1
2
3
4
5
6
“大笨驴。越是愚蠢的雄性,就越喜欢软弱的雌性,根本没自觉到真正软弱的是汝等雄性的脑袋瓜。” 一边露出两边的尖牙,一边露出嘲讽笑容的赫萝瞬间反败为胜,占了上风。 “如果汝期待咱扮演成柔弱公主的角色,那么汝也得是个强悍的骑士呐。可是,实际的状况是如何啊?” 赫萝用手指向罗伦斯,罗伦斯无言以对。

「别怕,有咱在。」 赫萝扬起一边的嘴角,露出尖牙,那是值得倚赖的无敌笑容 。「嗯」所以罗伦斯简短地回答,因为他知道信赖与简短的话语是成正比的。如果双方的关系够亲近,根本不需要冗长的合约书,只需要互相握个手就行了。

西边的天空已经泛起比麦穗还要美丽的金黄色。远方鸟儿小小的身影赶着回家,处处传来的青蛙鸣,彷佛在宣告自己即将入眠似的。

7

狼与香辛料

说谎的时候,重点不在于说谎的内容,而在于为何要说谎。
哎,没什么好在意的,所有雄性都是爱吃醋的傻瓜呐。


不过,雌性也是会因此感到高兴的傻瓜。所以呐,不管雄性还是雌性皆为傻瓜。

——支仓冻砂《狼与香辛料》


“大笨驴。越是愚蠢的雄性,就越喜欢软弱的雌性,根本没自觉到真正软弱的是汝等雄性的脑袋瓜。” 一边露出两边的尖牙,一边露出嘲讽笑容的赫萝瞬间反败为胜,占了上风。 “如果汝期待咱扮演成柔弱公主的角色,那么汝也得是个强悍的骑士呐。可是,实际的状况是如何啊?” 赫萝用手指向罗伦斯,罗伦斯无言以对。

「别怕,有咱在。」 赫萝扬起一边的嘴角,露出尖牙,那是值得倚赖的无敌笑容 。「嗯」所以罗伦斯简短地回答,因为他知道信赖与简短的话语是成正比的。如果双方的关系够亲近,根本不需要冗长的合约书,只需要互相握个手就行了。

西边的天空已经泛起比麦穗还要美丽的金黄色。远方鸟儿小小的身影赶着回家,处处传来的青蛙鸣,彷佛在宣告自己即将入眠似的。


本文由 Adomikao 创作,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最后编辑时间为: Jun 02 Sunday, 2019 at 16:34